无锡证券网上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都市小保安 > 第3413章 何时逆袭
    【笔趣阁 .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陈扬接通了姜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姜老师,您好!”尽管心情很差,但陈扬还是用轻松的语调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姜薇说道:“你的事情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扬苦笑道:“这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姜薇道:“这些事情,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。但你要记得,万事忍耐!你的前程并不在学院里,但你的前程却需要在学院里打造基础。有些事情,你可以依靠自己的智慧,而有些事情,你只有忍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陈扬一笑,道:“我会忍耐的,谢谢您!”

    姜薇随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忍耐?我知道,这不是忍耐可以解决的事情。因为你越忍耐,对方就越会得寸进尺!”陈扬挂了电话后暗道:“我唯一能做的就是,打破冥顽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打破呢?我相信,一定会有办法。万物相生相克,一定会有克制之法。没有绝对无破绽的事物……”

    陈扬跟着就回了宿舍睡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陈扬每天都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但他面上却显得很是轻松,而且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现状。

    如果只能忍,他会忍得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接着很快,一个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陈扬依然每天保持了轻松,并且没有带着什么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同时,商剑鸣和大永以及尼一墨这帮人也越发的变本加厉,仿佛是在试探陈扬的底线一样。

    乃至有一日,邀梓潼在食堂里故意说没有位置坐。

    最后,大永让陈扬当了一回板凳。

    陈扬当时也没挣扎,二话不说就当了板凳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约半个小时,之后,外网传遍了这段视频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让许多女生哭泣,哭泣心目中的英雄堕落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指责校园欺凌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校园欺凌在学校里乃是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原始学院向来都不是和谐的地方,也允许这种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情也没引起多大的涟漪。

    原始学院并不是一个温室,在学院里就能体会到比社会更残忍的一面。

    苦紫瑜给陈扬打过一次电话,在电话里,她问陈扬:“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?”

    陈扬显得很平静,说道:“不然能怎么样呢?我能再一次依靠决战解决问题吗?还是冲冠一怒?紫瑜,你不要为我担心。眼下的确是我遇到的最大难题。但我不会倒下。如果在受辱和拼命之间选择,每一个选项都能有一线生机,我会拼命。如果只有受辱,且没有别的选项才能保命。我会选择受辱,什么样的辱,我都先受着。”

    苦紫瑜哭着道:“我去求我父亲,把你带离学校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电话那头,女孩儿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的心头一震……

    他向来不是无情之人,所以,这样的哭声触动了他心中的柔软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陈扬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紫瑜,你父亲虽然能量很大。但是手很难插到这里来……更何况,我与你无亲无故的。而且,我暂时不想离开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的羞辱是无休止的。”苦紫瑜心疼万分。

    陈扬道:“相信我,这样的羞辱绝对不会是无休止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副院长侯建飞在原始学院里有自己的别墅,那是特别打造的一座空间。

    里面花园流水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且,阳光充足!

    侯建飞今年有八百余岁,修为早已经是宙玄了。

    他有个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大儿子侯玉明,五百岁,早已经入了审判院。

    二儿子侯宗明,四百岁,目前在黑暗教廷。

    侯明学是二儿子侯宗明的孙子,九十岁,目前在原始学院七层楼。

    侯建飞的妻子并不在学院里,而是在秩序城里当行政官。

    这栋别墅里,每天会有下人前来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别墅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住着。

    至于侯明学,却也是住宿舍的。

    侯建飞并没有给侯明学这个特例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,侯建飞罕见的喊了侯明学回家。

    正是晚上九点,夜色已经深沉。

    侯建飞在宽敞豪华的客厅里坐着,正看着电视里播放期货配资 。

    侯明学这时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侯明学穿着白色的衬衫,体体面面,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也向来都是温文尔雅,并不会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他是个很有手段的人,没有人会不怕他。

    侯明学来到侯建飞面前,他此时恭恭敬敬,低眉顺眼,喊道:“太爷爷!”

    侯建飞淡淡道:“学校里最近的事情,你觉得我知道吗?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没有事情能瞒过您老人家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侯建飞道:“你这样去对付宗寒,于你是没有好处的。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我不大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太爷爷,我并没有对付宗寒。是邀梓潼,剑鸣他们这帮人……如果我不这般安排一下。只怕他们会让宗寒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侯建飞沉声道:“但是,你出面了。现在宗寒受了多少侮辱,他都会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可是……剑鸣他们尊我是大哥。我如果完全置身事外,也是不太好的。再则,我并不怕宗寒。我知道他的天赋很好,但人生,贵在有强敌!”

    侯建飞苦笑,道:“你倒是显得还蛮有道理!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太爷爷,我向来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”侯建飞点点头,道:“好吧!”

    侯明学又道:“其实我也不大懂,为什么剑鸣他们的父亲对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,从来都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侯建飞冷哼了一声,道:“在他们的心里,何曾将这些学子当做过真正的学生呢?他们大概也只是觉得自家的孩子调皮了一些,无伤大碍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本校的宗旨,向来都是遵循道法自然。我们唯一干预的就是,不许在校内杀人。至于其他,则是需要学生们自己去平衡,因为将来毕业了,所面对的社会可不是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侯建飞道:“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,不可大意。任何一颗小小的钉子都可能会在你关键时候扎了你的脚。你小心宗寒的报复……”

    侯明学微微一怔,道:“报复?”

    侯建飞道:“怎么,你认为他不可能报复到你身上?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是他没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侯建飞道:“总之,我提醒到了你。这是属于我人生的宝贵经验,不过……很多事情,也必须你自己真正受到了教训,你才会记住。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好的,太爷爷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侯建飞当下也就挥挥手,道:“回吧!”

    侯明学回到宿舍之后,给一个叫做良玉的人打了个电话。良玉是负责许多情报监听工作的,同时,良玉也是侯明学的忠实追随者。

    各帮各会也都给良玉面子。

    侯明学打给良玉,问道:“这一个月里,那个宗寒有什么异样吗?”

    良玉回道:“回明少,并无异样。他每天的生活都是按部就班,最多的时间是在图书馆。在图书馆查阅的内容都是配资公司 阵法,法则等等,以及一些历史名人轶事。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另外,你想办法对他的通讯机也进行监听。”

    良玉顿时感到了犯难,说道:“监听通讯机,校内只有院方才有这个权限啊!”

    侯明学道:“不需要大规模的来监听,在他的通讯机里去悄悄植入芯片,这是很简单的手段,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吗?”

    良玉忙道:“是,明少!”他有些慌乱,道:“我马上就去办好这件事!”

    第二日的时候,陈扬就觉察到了通讯机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在通讯机上悄然设置了一个符印,但现在,符印散开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,通讯机内部被人打开过。

    陈扬马上就明白,自己的通讯机被监听了。

    之前,他很清楚没人监听通讯机。

    因为原始学院的律法非常注重个人**,只有院方在学校发生重大事故后才会展开通讯机各种追溯。

    历史上,很少出现过追溯通讯机通话**的。

    现在,陈扬知道侯明学这帮人采取了最低劣的手段,居然开始对他的通讯机监听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有人不放心我啊!”陈扬暗暗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数之后,也就更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正逢周五,今日放学之后,学生们就可以自由离开学院。

    那贵公子圈里的尼一墨,邀梓潼约了商剑鸣和大永出去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陈扬自是不想跟着去,但是尼一墨却点名要陈扬也去。

    尼一墨和邀梓潼总是比商剑鸣还要刻薄,不时的找法子来折辱陈扬。还有商剑鸣身边的大永……

    当然,陈扬也明白。商剑鸣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一切都不过是旁人领会他的内心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陈扬无法拒绝,当下也就去了。

    令陈扬微微意外的是,跟着去的还有一个四层楼的两个学姐。

    这两个学姐长得十分漂亮,修为都是在修法中品。

    一个学姐叫玉龙儿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学姐叫做雪霜绛!

    玉龙儿很是开朗热情,她美丽之中带着一种十足的风情。

    倒是雪霜绛,显得有些冷艳冰霜,仿佛是人如其名一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