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锡证券网上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异世无冕邪皇 > 第4675章 枷神锁
    【笔趣阁 .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幽暗的詹渊楼内,风绝羽仔细聆听庞坦的讲述,不时露出惊容予以配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经历委实震撼人心了些,真没想到杜名礼的胆子这么大,居然敢软禁指天阁的一名阁老。

    风绝羽怔怔的望着这个可怜的老家伙,一方面因为牵扯出了无序之界的那条大妖虫而震撼,另一方面也觉得庞坦这个老头的运气太差了些,于是他问道:“庞老头,这不对啊,既然杜名礼邀你来山海书院作客,指天阁能不知道你的行踪?万一指天阁的人找起来,那杜名礼岂会不怕?”

    庞坦用着一种怨恨的语气回道:“这就是杜名礼最聪明的地方,他在指天阁知道我的身份极高,同时也不想让那妖虫的消息泄漏出去,再加上我原本在阁内虽然颇受重视,但其实不愿掺合到某些人的勾心斗脚当中,故而他邀请我的时候,乃是在私下里相见的,除了我和杜名礼之外,没有人知道我来了禹洪山,而我对阁内的说法是,去世间游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风绝羽闻声无语了,苦笑道:“以你的修为,若是出去游历,莫说是八百年,就算是一千八百年,怕也是没人理会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所以我才倒霉啊,那杜名礼太阴险了,他怕我将此事报于阁内,就下毒了毒害于我,趁我不备,毁我修为根基、锁我元神识念,简直歹毒至极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多年来积压了太多的怨恨,庞坦说起来就没完了,风绝羽也能理解,别看这个老头城府极深,被人押了八百年就连活佛也得被气的直接升天,何况是庞坦呢,他现在完全就是发泄,而自己就是发泄口。

    庞坦道:“可恶的杜名礼,他死的太早了,要是落在我的手里,我定让他生不如死,唉,这事儿也怪我,当初若是在指天阁内收几个弟子,身边有几个亲近之人,也不至于落得个无人问津的下场,让杜名礼占了这么大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听的有趣,问道:“那你观验了这么多年,对那大虫可有新的认识?杜名礼能留你这么久,你不会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庞坦道:“那是当然了,要是没两下子,杜名礼怎么可能天天到我这来?我也是为了保命,才一门心思帮助他钻研那些暗纹,而且已经有了些眉目了?”

    风绝羽在那大虫妖身上根本没看到什么暗纹,但他仔细一想,也可能是过招的次数太少,再加上大虫可能出了什么事,没有恋战,没有给他深入挖掘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他本身对大虫极为好奇,特别想弄清楚大虫的来历,还有庞坦说他初见大虫的时候大虫只有狮虎大小,并且在世尊秘藏之中,那又怎么跑到无序之界去了,并且变的犹如巨型怪兽一样,这中间的过程,庞坦弄不好就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赶忙便问:“什么眉目?那大虫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,我告诉你,那大虫是……”庞坦说顺嘴了,伸着脖子就要讲,但话到嘴边他突然一顿,立马反应过来道:“哎?不对啊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,你不是关心世尊神骨吗?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风绝羽嘿嘿一乐,心想这老头还没糊涂到家,知道在套的话,居然开始警惕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风绝羽对庞坦的话其实已经信了大半,但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是将铁王猴神头骨拿了出来道:“庞老头,你说的话我不敢尽信,这样吧,如果你能对着此头骨发誓,保证你此前以及之后的所有言辞都是实言,那我不但可以告诉你我究竟是谁,还可以放了你并送你回指天阁。”

    庞坦一怔,道:“这么说你不姓谢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呢!”风绝羽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庞坦鼻子都气歪了:“既然你之前说谎,之后我怎么信你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发誓,此头骨有奇效,可保证违背誓言的人受他人控制,面对头骨,不能说假话,不信我试给你看……”风绝羽说着,对着铁王猴神头骨发了一段誓言,其内容便是可以保证庞坦安全等等相关的承诺。

    留下誓言的时候,风绝羽的一缕气血精引进入了铁王猴神头骨,庞坦果然非比常人,定晴一瞧,眼前大亮:“咦?世间竟有此奇物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风绝羽道:“你保证你所说的不会有虚假之辞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老夫也来试试。”说完他学着风绝羽的模样祭出精血气引,摇头晃脑的发誓自己不会说谎,等到精血气引被铁王猴神头骨吸收,便在头骨表现上变化成一个小小的血色符号,十分惹眼。

    终于,庞坦信了风绝羽的话,他主动问道:“既然大家都不能再说谎,那我问你的事情你可以答了吧,杜名礼真的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风绝羽道:“我亲眼所见,死于蛮帝之手,但之前有件事我撒谎了,蛮帝没有成为禹洪山的主人,而且他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蛮帝也死了?”庞坦震惊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被我所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庞坦吸了口冷气,身子坐真,蛮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着风绝羽:“怎么可能?你明明就是个初窥境?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,你怎么可能杀的了蛮帝?我可听说他的古蛮圣体坚不可摧,而且正在修炼圣瞳神髓,就算是杜名礼,没有万贞之山和苍冥之海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翻了白眼道:“信不信由你,总之七霞境内如今已无山海、锦绣,只有七霞修盟,我叫风绝羽,为修盟之主,还有,世尊神骨也在我的手里,不信你看。”

    话落,风绝羽将世尊神骨取了出来,而为了能让庞坦相信,他同时也取出了从蛮帝身上斩获的金刚大棒,一并摆在庞坦面前。

    “世尊神骨?金刚棒?”庞坦这点眼力还是有的,看完倒吸了口凉气,难以置信的看风绝羽。

    “这回信了吧?”

    风绝羽收了两件宝物,一个计划慢慢在脑海里成形道:“庞老,话说清楚了,你我之间无仇无怨,但我十分想知道世尊秘藏里面有什么,除此之外,还想知道那条大虫的来历,以及你所说的暗纹的底细,话分说明白,你帮我,我帮你,咱们都有好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庞坦眨着眼睛看着风绝羽半晌,突然叹了口气道:“你说的没错,若真是如此,老夫到可以帮一帮你,最起码,有这件宝物在此,你不会失言。”庞坦指着铁王猴神头骨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庞老,说说,你知道世尊神骨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庞坦闻言一笑,道:“你先帮了解了枷神锁,我再告诉你,嘿嘿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有些无语,但一想反正两人都发誓了,庞老头也不会害自己,于是点头道:“也可以,这玩意怎么解啊?”

    “秘法我这里有,但没有初窥境的时候根本办不到,这也是杜名礼放心我的原因,我现在传给你,你给我解了枷神锁。”

    话说着,庞坦右肩一震,连着他身体的那条粗大的铁链哗啦一响飞了出去,轻轻的在身后的一个巨大的书架上扫了一下,就听那书架一颤,一本泛黄的古卷飞了出来,被铁链缠住扔在了风绝羽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枷神锁这件法器平平无奇,但只要被锁住就十分难缠,好在我在这里找到口诀,你对照上面的诀法修习一番,便可驾驭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当下也不迟疑,拿起泛黄的古卷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七页!”

    风绝羽依言行事,打开古卷细细一看,上面是记载着一些法器的使用法门,第七页中记录的是枷神锁,上面有一段口诀,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他对照古卷修习了一会儿,然后走到庞坦身后咬破指尖对着那块金属板滴下了鲜血,先行认主,紧接着华光一闪,他才开始念动口诀。

    阵阵咒语的声音传出不久之后,枷神锁金光大炽,然后慢慢的从庞坦的后脑脱离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东西已经在庞坦后脑粘合了数百年,与皮肉长在了一起,风绝羽施咒取下,就有如生生的剥开庞坦的老皮,痛的他吡牙咧嘴,最后真是生生扯下了一块脑层皮,血肉模糊,方才摘下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看的风绝羽无比恶心,可庞坦却是开心兴奋,待法器解下之后,后脑血淋淋的一片也全然不顾,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七百多年了,我终于自由了……”

    枷神锁解下的一瞬,庞坦的元神恢复了自由,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顿时在詹渊楼内席卷而起,无数气流在楼内激荡,将大量典籍吹的到处都是,在空中飞舞,甚至整栋楼都在摇晃,吓的外面守卫不断后退,也不知道究竟楼内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气势,这个老家伙刚刚摆脱枷锁,气势便恢复到了初窥境,杜名礼就不怕他自己中途解开枷锁,找他寻仇吗?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的想着,风绝羽一看再不出声喝止,庞老头都能把詹渊楼给拆了,顿时大喝道:“差不多行了,收收你的神力。”